第九个寡妇(《第九个寡妇》王葡萄)

 小嘟共享充电宝   2022-05-30 18:26   719 views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摘要:

(文:心晴原创文章)严歌苓在一个专访中对《第九个寡妇》中的王葡萄有这样的评价:王葡萄的形象,在小说中有别人对她的评价:她是个“生胚子”女人,带着蛮气,无知无畏。她不问世事,却通晓

  (文:心晴原创文章)

  严歌苓在一个专访中对《第九个寡妇》中的王葡萄有这样的评价:

  王葡萄的形象,在小说中有别人对她的评价:她是个“生胚子”女人,带着蛮气,无知无畏。

  她不问世事,却通晓人性。疼了就反击,饿了就争取。

  王葡萄14岁就守了寡,一生先后与7个男人之间有着爱恨纠葛。如果说王葡萄和琴师之间,是一场情愫初开的羁绊;和孙少勇之间是水到渠成的情感结合;和史冬喜之间是彼此欣赏的热恋;和作家老朴之间是惺惺相惜的守护;那么和史春喜之间的情感就让人觉得无法捉摸。

  她不爱史春喜,却常常和春喜在坟院旁边的林子里欢喜,甚至时常想:这么饥的日子,没这桩美事老难捱下去。

  对于“放荡”寡妇王葡萄来说,“性”是身体的欢愉,而不代表身心的愉悦。

  01.败给时间,机缘

  铁脑死后,她没有压抑自己的欲望,去做什么贞洁烈妇。她爱上了戏班子里风流倜傥的琴师朱梅。

  她和琴师自然而然地恋爱了。情到深处两人在麦秸秆上发生了关系。两人私定了终生,葡萄准备和公爹摊牌,求他把自己嫁给琴师。

  可天意弄人,戏班子因为得罪了军官而被迫出逃,得了痨病的琴师死在了半路上。葡萄守寡后的第一段感情,就这样夭折了。

  她和琴师之间,就好像两条濒临搁浅的鱼儿,在茫然四顾时发现了彼此,于是便紧紧相拥,最后却并不能温暖彼此。

  直到见到了少勇,葡萄的生活才再次有了光彩。与二哥相处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,她又动了心思。她答应做二哥的媳妇儿。

  可现实中,对待孙少勇父亲孙怀清的态度却成为了两个人之间最大的障碍。

  孙少勇一心要求进步,向组织要求枪毙孙怀清来表忠心。可葡萄却觉得公爹为人宽厚,罪不至死,况且,不论怎样划分阶级,人都要有个爹。于是,她偷偷地将枪毙后没死透的孙怀清救了回来。

  为了更好地藏匿孙怀清,她没法和孙少勇在一起,而且狠心把他们的孩子也送人了。

  葡萄和少勇,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。

  首先便是顺应形势。

  孙少勇审时度势,以蜕变苟活于风云变幻的人生考验中。为了要求进步,他写信要求枪毙自己的“恶霸”父亲。为了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,不惜置亲情于不顾。而葡萄不一样,她就坚定地认为:人就应该活着,活着才有希望。

  其次便是在对孩子孙挺的态度上。

  葡萄恼孙少勇,却还是坚持生下了她和少勇的孩子。而少勇在自知见孩子无望之下,便和别人结了婚。

  葡萄和孙少勇之间的感情,像是一场彼此满意的热恋,可最终败给了机缘和环境。

  02.我动的是身子,不是心

  史春喜在王葡萄的院子里遇到了来给孙二大看病的孙少勇,两人因着王葡萄打了起来。史春喜把他的旧军大衣落在了王葡萄的院子里。

  第二天,王葡萄在军大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块女人用的桃红和黑格的方头巾,包着一封信。信上写着:

  当时,王葡萄看着信就笑了:这货!上心了呢。

  但是她王葡萄和他不一样,她动的是身子,动的不是心!

  为何春喜比冬喜长得帅气敞亮得多,葡萄思来想去也想不起自己不喜欢春喜哪一点?但她就是没有对他动心呢?

  难道和史春喜的苟合,就是因为要在苦唧唧的日子里找点乐子?重读《第九个寡妇》,我发现其实“从不知愁”的王葡萄,她终究是算计了史春喜。

  葡萄第一次与史春喜的结合,我觉得与其说勾引不如说是身不由己。

  史春喜特地晚上打着手电筒来劝说葡萄去参加县里的表彰大会,而无意间听到了葡萄在院里和孙二大说话。

  这激起了史春喜的愤怒,他觉得自己都没沾到葡萄的边呢,谁敢在他前头去尝葡萄这块鲜肉。

  五十个村子的男人全扔一锅炼炼,也炼不出一个史春喜这块钢来。他是谁呀,他是全县,乃至全省最年轻有为的公社书记,哪个年轻女子不想让他抬举抬举?

 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自负,他不允许有别人比他更先染指葡萄。

  为了找出那个藏在葡萄屋里的男人,他抽出手电筒就进了她的屋里。为了虚张声势,葡萄打开了柜门,说野男人在柜子里。她知道,她再不做点儿什么,难保会被他找到地窖,找到二大的落脚之地。

  于是她就着两人一前一后查看柜里情形的姿势,背靠着史春喜,勾引了他。缓解了他下定决心要找出那个在她屋里说话的那个男人之心。

  面对一个虎视耽耽的想在她屋里找出"野男人"的人,她挡不了,唯有迂回。而对于手无寸铁的女人来说,"性"有时候是筹码,也是武器。

  这便是为什么王葡萄要在那一夜委身史春喜的真正原因了。

  史春喜把自己的手表和妻子的缝纫机卖了给公社买了麦种,这让葡萄觉得他和冬喜一样都是清廉的人,看他的眼神又多了一层滤镜。甚至在他为麦种的事情发愁的时候,还有些许心疼他。

  于是她便常常在春喜的一举一动里寻找冬喜的影子。

  但她终究没有把他当成冬喜。每次欢愉之后,春喜想要找她说话的时候,她就会把手放在他的嘴上:他和她是说不到一块儿去的。

  03.活着,才有理

  与搭上春喜的处心积虑不同,和冬喜却是葡萄主动搭上的。

  葡萄喜欢冬喜的清廉,冬喜好心眼儿,还喜欢他会使钢笔,短枪,长枪的手。在兴头上的时候,她会觉得她爱谁也没超过冬喜。

  于物质上,冬喜确实没有亏待她。他把卖猪的一沓钞票窝在了她的手心里。她握着那一沓钞票心想:我有欢喜,我有快活,我有男人疼着我。

  于情感上,他已经答应她辞官,离婚了。

  如果不是那一场大雨,窑顶塌了,他和她也许真做了夫妻。

  她的心被分成了几瓣,有一半是琴师的,有一半是少勇的,最大的那一半是冬喜和挺的。她和史冬喜之间,是在贫瘠的年代,两人烧起生命的烈火,照亮了彼此艰难的岁月。

  无论是设计史春喜,还是主动勾引史冬喜,葡萄都是为了一个简单的想法:活着,才有理。

  她自己必须要活着!孙二大必须活着!

  王葡萄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缺点,在世俗的眼光里,女性只在于“献身”,只对男人表示臣服。可在王葡萄这里,却是彼此取悦。

  王葡萄不投井、不上吊,再苦的日子她一句抱怨都没有。葡萄最终用超越男性的一份坚韧,对抗了命运,活成了生活的强者。

  (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)

  我是心晴,写世间温情,聊百味人生。你若心晴,岁月无伤。

  葡萄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xcdbjm.com/125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小嘟共享充电宝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