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英的儿子(后来婚姻状况如何了)

 小嘟共享充电宝   2022-05-17 21:22   134 views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摘要:

2004年10月初,一个叫王纳文的女人带着三岁的儿子召开发布会,说这是她和高峰的孩子。高峰是国足著名队员,他是那英的男朋友,也是那英肚里孩子的爸爸。私生子事件持

  2004年10月初,一个叫王纳文的女人带着三岁的儿子召开发布会,说这是她和高峰的孩子。

  高峰是国足著名队员,他是那英的男朋友,也是那英肚里孩子的爸爸。

  私生子事件持续发酵,那英顶着压力,挺着大肚子出来回应,表示自己愿意出钱出力,和高峰一起面对这个私生子。

  当月15日,那英在医院剖腹产下一名男婴,重6斤8两,取名高兴。

  私生子事件之后,那英与高峰分手,儿子高兴随着那英生活,还有了继父孟桐。

  孟桐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,在北京工体附近经营着最大的一间酒吧。

  他温柔体贴,将那英和前夫的孩子高兴视若己出,结婚十六年来,他把那英宠成了孩子。

  那英说:“我做过最英明的决定,就是嫁给比我还傻的孟桐。”

  “你伤害了我,还一笑而过。”

  1995年,作为歌手的那英,已经出席过三次春节联欢晚会,她演唱的《雾里看花》《白天不懂夜的黑》《山不转水转》等歌曲,风靡全国。

  而彼时正在国家队服役的高峰,却从来没听过那英的名字,而那英听到高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是“谁啊,唱过什么歌?”

  在朋友的介绍下,这两位在各自领域成就不菲的文体明星相识了。

  聊起来才知道,两人都是沈阳老乡,高峰比那英小四岁,于是两人从家乡、童年、各自的行业,越聊越亲切。

  那英和景岗山等一帮哥们经常去看球,她和高峰的关系也从老乡变成了男女朋友。

  然而这段感情一开始就不被看好。

  恋情公开几天后,高峰参加了一场国内比赛,意外输球,许多球迷不满,挂横幅骂那英是“红颜祸水。”

  那英的歌迷也非常反对她在事业最好的时候,居然找一个踢球的,认为她没有事业心,眼光也差。

  双方粉丝的这些骂声,反倒让那英和高峰的关系更紧密了,他们就像一对“苦命鸳鸯”,越是历经艰辛,越能证明感情的坚贞。

 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。

  彼时,还是大家对足球有希望且很狂热的年代,高峰作为足球队队员,收获了不少球迷之外的粉丝,走到哪也是明星一样的人物。

  作为公众人物,难免会被人注意,经常有新闻报道,高峰出入一些娱乐场所,“并忐忑分。”

  记者采访那英,先是告诉她高峰的这些事迹,然后问她两人是不是分手了?

  那英火爆脾气一上来,反呛记者:“我们好好的什么时候分手了呀?你就见不得我们好?我们分不分手关你什么事啊?”

  再后来,又有报道高峰在迪厅有“放荡之举”,又有记者来问那英,她仍是不相信这些传闻,觉得记者在乱写,巴不得他们早日分手遂了粉丝的意。

  尽管那英嘴上说着不在意不相信,但传闻多了,难免起疑,期间两人想过分手,但高峰几句话打消了她的疑虑。

  高峰告诉那英:“我们不能逃避问题,如果真的分手了,证明我们在一起就是错的。我们要结婚生孩子,证明我们的选择没有错,是他们错了。”

  那英开始憧憬着当妈妈,等孩子出生办婚礼,做新娘。然而还没等孩子出生,王纳文就出现了。

  原来,在那英每天各种活动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,男朋友高峰却在不同的娱乐场所依红偎翠,好不快活。

  王纳文怀孕后,高峰要求她不要将孩子生下来,但王纳文不愿意,执意生下了儿子元元。

  眼看那英的孩子也要出生,王纳文站出来,公开揭发了高峰脚踏两条船,对他们母子不负责任。

  私生子事件曝光,所有压力转向那英这边,尽管她表示要和高峰一起面对这次的“挫折”,但在儿子出生半年后,两人还是分了手。

  儿子高兴,跟着那英一起生活。

  “你伤害了我,还一笑而过,你爱得贪婪我爱得懦弱,眼泪流过,回忆是多余的,只怪自己爱你是个错。”

  “就这样被你征服,切断了所有退路。”

  十年情断,分手后的那英,还没结婚就成了单亲妈妈,好在她天生性格大大咧咧,并没有一味地沉湎于过去。

  那英一时无心事业,除了在家带儿子,就是和朋友们聚会,拉拉家常。

  一次,几个朋友拉那英去酒吧消遣。大明星到访,酒吧老板孟桐亲自作陪。

  孟桐是北京人,比那英大半岁,早年去德国留学,很早就取得MBA学位,是个海归精英。

  那英只知道眼前这个老板高大帅气,还有点书卷气,其余的,并没太多印象。

  分别时,孟桐出于礼貌,问那英:“请问是否有幸留下大歌星的号码呢?”

  那英爽快的说出自己的电话号码,两人就这样开始成为了朋友。

  以前,那英也想过,自己话多整天叽叽喳喳,要是找个不爱说话的,怎么过日子?那得多难受。

  而孟桐恰巧话不多,他沉稳内敛,只在适宜时发表自己的看法,却很有见地。

  几个月后,孟桐突然对那英说:“请你嫁给我好吗?我想照顾你,和你一起照顾高兴。”

  那英是懵的,刚被情伤透心的她,怕再遇到前一段感情那样的负心之人。

  同时她又害怕,如果错过了眼前这一个,或许会后悔。

  那英甚至来不及思考,就果断答应了孟桐的求婚。她脱口而出“我愿意。”

  两人很低调在加拿大注册结婚,第二年8月,女儿出生,那英给女儿取名苹果。

  对她来说,那段苦情已经成为过去,孟桐和女儿,让她的生活有了一些甜。

  那英45岁生日时,孟桐提前一个月就在筹备,要准备一个怎样的生日宴,让老婆高兴高兴。

  到那英生日这天,孟桐不仅精心布置了现场,还请到那英一帮好朋友,当孟桐将提前订做的蛋糕推出来,那英感动得落泪。

  蛋糕是心形的,上面不仅有那英的照片,还有高兴和苹果的照片,孟桐更是动情表白“你们三个就是我最甜蜜的任务,我要照顾你们一生一世。”

  对那英来说,婚后这样的甜蜜时刻,太多太多,以至于她觉得,“这都不算什么了。”

  “爱一个人的努力,我没有放弃。”

  女儿出生,那英做了两年全职妈妈,才再次复出,她和关喆一起,在加拿大开了两场演唱会。

  同时,那英还成为首次登录北美的内地艺人,发行了单曲《爱的旅程》,回国后又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了演唱会。

  那英忙碌起来,家里便全交给了孟桐。

  他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,送孩子去画画、学钢琴,回到家还做得一手好菜。

  就连那英的好朋友梁静都夸孟桐细心,耐心。

  当时管虎在外地拍戏,梁静去探班,儿子犇犇和女儿丫丫便经常借住在那英家。

  孟桐每天将四个孩子一起接回来,然后亲自下厨,饭后监督孩子们写作业,带他们洗澡。

  时间久了,孟桐把管虎家的孩子当自己家的孩子一样。梁静都夸孟桐:“他看着我家儿子,眼里满是慈父一样的温柔与爱意。”

  对于孟桐的付出,那英虽比较粗心,但她全看在眼里,心里全记着,她唯一觉得自己愧疚的,是曾经那段经历给孟桐造成得不快。

  作为名人明星,一举一动被置于放大镜下面审视,那英无奈地习惯了这种生活,但孟桐是圈外人,一些事情对他多少会有点影响。

  但良好的修养又让他不会将这些不快说出口,更不会因自己的情绪而责难那英,毕竟,那些事已经过去,且时常曝光在眼前,也并非那英的本意,她是受害者。

  好在孟桐除了事业,就是家庭,平时他很少上网,也就很少看到这些消息。

  那英知道,孟桐在意,是心疼她曾经受到的伤害,也是爱她疼她的表现。这样一想,那英更自责,有时身边朋友无心提起,那英都很关注孟桐的表情变化。

  “好在他非常绅士非常有修养,并没有表现得太在意。”这让那英更加感激孟桐的体贴。

  一向大大咧咧的那英,坦言和孟桐结婚后,不到半年,自己也变得稳重许多。以前都是风风火火的大姐大,脚下像有风火轮,如今也安静下来。

  而那英多年的好朋友、主持人李静却说,这只是暂时的那英,时间一久,她的本性就露出来了。

  女儿小时,那英经常抱着女儿在家跳舞,甚至跳秧歌,她夸张的动作,搞笑的样子,常常惹得孟桐哈哈大笑。

  尽管有两个孩子,但那英说自己在家,是第三个孩子。

  那英在家是慈母,而孟桐是严父,他在家规定孩子们吃饭时不能玩手机,可是那英调皮,总是她最先打破规则,无视孟桐的家规,边吃饭边刷手机。

  孟桐知道,这是那英乐天的性格,不想家里太沉闷,而故意制造轻松的氛围,也就随她去。

  “其实幸福一直与我们同在。”

  那英和孟桐刚在一起时,她还隐隐有点担忧,孟桐是个很好的人,会不会因为不是亲生的关系,而对高兴有点区别对待。

  那英倒不担心孟桐偏心女儿而重女轻男,而是担心孟桐怕自己太严厉而对高兴过分纵容,毕竟那英自己带孩子也随意,没什么原则,家里总要有一个能管得住孩子的人。

  事实证明那英的担忧是多余的,孟桐不仅把女儿和儿子一样看待,该严厉的时候严厉,该宽松的时候宽松,没有任何偏颇,还和高兴做朋友,开导他接受这样两个爸爸的家庭。

  李静曾说过,第一次见到那英和孟桐,那英拉着孟桐向他们介绍:“这是我男朋友,怎么样怎么样?”

  一旁的孟桐只是笑笑打招呼,还碰碰那英胳膊说“别这样。”当时李静就在想,这样悬殊个性的两个人,真的能在一起过日子吗?

  后来大家才知道,其实那英和孟桐,才是最好的互补。

  那英每次和朋友们聚会,几个女性朋友坐一起闲聊女性话题,包包、做头发、美容等,男的都没兴趣,每次孟桐静静坐在一边,不插话,时不时笑一笑。

  那英粗中有细,知道这种时候没有几个男的坐得住,她拿出手机,发消息告诉孟桐:“老公你今天辛苦了,再忍一会,再一会,就好了。”

  那英不爱操心,孟桐将大小事都细致地放在心上。

  当时那英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孟桐不仅帮她整理好要带的衣物用品,每天打电话叮嘱:“你可一定一定要注意,千万不能感冒。”

  孩子们想妈妈,孟桐在家和孩子们一起倒数,“妈妈还有五天就回来了”“妈妈还有四天就回来了。”

  儿子高兴小时候经常会问“为什么我有两个爸爸?”

  每次那英给儿子解释“是啊,别的小朋友只有一个爸爸,你却有两个爸爸来爱你,这多好啊。”

  儿子还小,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说“是啊,我每周可以跟两个爸爸在一起玩。”

  平时周一至周五,高兴和妹妹苹果,和那英及孟桐生活在一起,到了周六周日,亲爸爸高峰便过来,将高兴接走,共度周末。

  事情过去多年,那英孟桐一家,也和高峰一家成了朋友一样的关系,因为高兴的关系,两家并不别扭、尴尬。

  虽说当年,那英和高峰因私生子事件分手闹得满城风雨,事实证明分手这个选择是对的,如今各自有了自己的幸福家庭,也是个非常好的结局了。

  尤其那英,遇到真心待她的孟桐,性格好,没绯闻,还把非亲生的继子当亲儿子一样看待,不偏不倚,这更难得。

  2022年1月25日,那英现身机场,和孟桐手挽手并肩前行,两人边走边聊,时不时对视微笑,55岁的夫妻俩,还像刚恋爱时一样亲密无间。

  依偎在高大的孟桐身边,头戴白色小发卡的那英,俨然一个幸福的小女人。

  有时不禁令人感慨,人生一世,难免遇人不淑,但是一定不要妄自菲薄,要坚信,总有一个人,视你若珍宝。

  女歌手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xcdbjm.com/100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小嘟共享充电宝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